当前位置:首页 > 焦点 > 正文

第九章 还我的爷爷

2023-03-22 01:57:55 焦点
    “你个熊孩子!第章把你妈赶走,爷爷那怨得了我吗?你那妈是第章%E7%9F%AD%E4%BF%A1%E7%BE%A4%E5%8F%91%E4%B8%80%E9%94%AE%E7%BE%A4%E5%8F%91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9F%AD%E4%BF%A1%E7%BE%A4%E5%8F%91%E4%B8%80%E9%94%AE%E7%BE%A4%E5%8F%91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个什么样的人,你难道不清楚吗?。爷爷。第章。爷爷。第章。爷爷。第章你,爷爷你这还反过来怪上老子啦?老子还他妈的第章一肚子委屈呢!怪不得这么多年,爷爷你对老子鼻子不鼻子,第章脸不是爷爷脸的。。第章。。。。原来是为那不要脸的东西,打抱不平呀!。。。。。。”恍然顿悟的田佑栋,气的手指着儿子的鼻子,暴着粗口。

    “不许你骂我妈妈!她都被你赶走了,你现在还骂她,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爷爷,奶奶。。。。。。我想我妈妈。。。。。。”本就哭的泪人般的田浩,见父亲竟然还一个劲地,辱骂着自己的母亲,不由得更是放声大哭着,道。

    “想她?那好啊,想她你就滚到她那儿去!%E7%9F%AD%E4%BF%A1%E7%BE%A4%E5%8F%91%E4%B8%80%E9%94%AE%E7%BE%A4%E5%8F%91%E2%9C%94%EF%B8%8F%E3%80%90%E9%A3%9E%E6%9C%BA-%E3%80%8B%20%40sms10666%E3%80%91%E4%B8%93%E4%B8%9A%E7%9F%AD%E4%BF%A1%E7%BE%A4%E5%8F%91%E4%B8%80%E9%94%AE%E7%BE%A4%E5%8F%91%E5%8F%91%E9%80%81%E6%B8%A0%E9%81%93%E2%9C%94%EF%B8%8F剩老子一个人,过的更省心。。。。。。”已失去了理智的田佑栋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田佑栋,你个混帐东西!有你这样对待孩子的吗?。。。。。。你,你看看你现在这幅德行。。。。。。真真是气死我了!。。。。。。”被孙子哭的早就揪心难耐的田部长,气的脸上的肌肉都一个劲的抽搐。一直强忍着的他,当听到儿子吼出的那“滚”字时,眼珠子都快暴出来了。脸色铁青的他,怒拍着餐桌猛然立起,失望透顶地斥责着自己的儿子。随着其狂怒的话音落地,手一直巨烈哆嗦着的他,竟,摇椅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怎么了?。。。。。。”一直将痛哭的孙子搂在怀里的田浩奶奶,眼疾手快地放开田浩扑上前,一把扯住欲倒的田部长,惊慌地问,道。

    “爸。。。。。。爸您没事吧?”见状的田佑栋,也一个箭步冲上去,双手搂住其父的肩,疾声问。

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F浩,快进屋打120叫救护车!。。。。。。”张了张嘴没能说上话来的老部长,将田佑栋的魂都吓飞了。他用力抱起父亲,边往外走,边回头嘶喊着傻愣愣立在原地的田浩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当120呼嚎着飞奔而至的时候,靠在儿子怀里的老部长,已经没有了呼吸。。。。。。医生对被抬上了救护车的他,好一阵忙活之后,无奈地冲着脸色煞白的田佑栋,叹息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的爷爷!。。。。。。你还我的爷爷!。。。。。。”未待愕然的田佑栋缓过神来,一个绝望凄厉的声音,直刺穿着车上每一个人的耳朵。面呈苍白绝望之色的小田浩,已如疯了般,直扑向了自己的父亲,哭嚎撕打着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打吧。。。。。。求你打死老爸吧!。。。。。。是爸爸,是爸爸害死了你爷爷。。。。。。老天爷,我真浑呀!我这是都做了些什么呀?。。。。。。打呀儿子,使劲打呀!儿子。。。。。。呜呜呜。。。。。。”呆立着,任由着儿子的小拳头如雨点般砸在胸口的田佑栋,绝望地痛悔着。

    “浩浩。。。。。。我的孩子!别打了,别再打你爸爸了!你爷爷是心脏病发作。。。。。。不怪你爸的"子。。。。。。”早已趴在老伴身上,痛不欲生的田浩奶奶,见医生都拉不住疯狂撕打着父亲的田浩,跪爬着抱住孙子的腿,心碎地呜咽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。。。。。。”泪如雨下的田浩,转头扑进奶奶的怀里,悲痛地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去逝了,原本就死气沉沉的一个家,更是没有了半点生气儿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将爷爷的死,直冠在父亲头上的田浩,更是视原本就让自己怨愤的父亲,如仇人陌路一般。再也无心功课的十五岁的他,放学之后,常常不再按时回家——不是去看录相,就是逗留在街头,与一些不三不四的孩子打台球。。。。。。直至奶奶找吃饭了,才游游荡荡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田浩的变化,让心怀愧悔的田佑栋,束手无策、心急如焚。担心儿子由此而走入歧途的他,几乎夜夜失眠。

    “浩浩,爸求你了,咱爷俩今晚好好聊聊,好吗?”晚饭之后,帮母亲收拾好碗筷的田佑栋,见儿子又要出门,忙追上去,鼓足勇气向儿子乞求,道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是爷俩?我田浩根本就没有爸!。。。。。。你爱找谁聊找谁聊,本少爷没功夫!。。。。。。”双手插在裤兜里的田浩,头也不回地冷冷甩下了一棱子,吹着口哨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儿子冰冷的话语,和桀骜不服的放纵,让跌坐在椅子上的田佑栋,真真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日子,在田佑栋眼睁睁看着儿子,一步一步地变坏着,而自己却束手无策的焦虑煎熬中,继续翻着页。

    已与街痞无二的田浩,学习成绩早已一落千丈。虽然也勉强混到了高三,但,却很少按时到校的他,完全是老师眼中的“渣子生”,再加上他的流里流气的着装打扮,和与社会上结识的小阿飞的胡作非为,若不是碍于其身为教育副局长的父亲的面子,只怕是早就被学校给开除了。

    烫着长长的卷发,穿着花里胡哨的衬衫和喇叭裤——什么新潮就来什么的田浩,绝对是学校和大街上的异类。且口中那时常脱口而出的脏话,怎能不让见其者,不心生厌恶和指责呢?

    眼看已高三下学期了,即将面临高考的他,依然不慌不忙地天天混着日子,急得个望其成才的奶奶,逮着他就苦口婆心地唠叨。而干着急而不敢劝说半名的田佑栋(害怕自己越劝越起反作用),那嘴上急出的火泡,更是一层接着一层。

    “浩浩,奶奶求求你!收收心吧,好吗?这离高考就只差几个月了,奶奶求求你,求求你收收心,好好复习复习功课,去参加高考吧!。。。。。。就当你是为奶奶考的,还不行吗?”难得按点回家吃饭的田浩,刚挟了块红烧肉放进嘴里,他的奶奶,就迫不及待地凑到其面前,培着小心地劝说,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怎么又来了?天天叨叨这些,您老不嫌烦啊?。。。。。。”刚美美地嚼了两下红烧肉的田浩,被奶奶的话又惹的真皱眉头,立刻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知道你烦!。。。。。。其实奶奶也烦,也不想天天跟在你屁股后头叨叨!可是今天,今天奶奶不叨叨你,就是对不起你爷爷了!。。。。。。”田浩奶奶,以退为进地絮叨着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想唠叨你就唠叨呗,俺装听不见就完了!干嘛还要搬出俺爷爷来说事儿嘛!”对奶奶的话,不以为然的田浩,继续往嘴里塞着好吃的,头也没抬地拆穿着,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浑小子。。。。。。你以为奶奶在跟你打哈哈呢?奶奶是昨晚梦到你爷爷,梦到你爷爷愁眉不展,一个劲儿哀声叹气。。。。。。我就问他:你是不是在那边没钱花了?明天,我就让儿子给你多烧点,你就别再苦着个脸了。。。。。。你猜怎么着?。。。。。。”听到奶奶梦到了爷爷的田浩,早已支楞起两只耳朵,全神贯注地听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了奶奶?快说俺爷爷怎么着了?您就别卖关子了奶奶,俺都快想死俺爷爷了!。。。。。。”没待奶奶话音落下,一脸凝重的田浩,立刻急咧咧地追问。那满脸期待的他,眼睛里,已涌出了泪花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。。。。。。你爷爷却冲着奶奶直摇头,伤心地说:我是担心咱的宝贝孙子,担心他整天和那些徐混在一起,保不准哪一天,就误入了岐途;担心他,不好好复习功课考大学,将来就找不到一份好工作,找不到个好媳妇。。。。。。”见孙子的眼睛里闪动着泪光,老太太的心里也直泛酸。娓娓讲述着的她,好似真的看到了老伴一般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奶奶!。。。。。。俺,俺以后再也不和那些伙半们鬼混了!奶奶,俺像你保证,从现在起,俺一定好好复习,一定要考上大学,好让俺爷爷的在天之灵,别再为我担心。。。。。。”奶奶的一番话,让满脑子都是爷爷那慈爱笑容的田浩,再也听不下去了。感到愧疚的无地自容的他,忙打断了眼圈已变红的奶奶的话,诚诚恳恳地,向,同爷爷一样疼爱自己的奶奶,保证,道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!。。。。。。真真是奶奶的好孙子!。。。。。。有你这句话,奶奶,奶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!奶奶就知道,就知道俺的宝贝孙子,一定错不了!错不了。。。。。。老伴呀,你听到了吗?咱孙子立志要考大学了!你在天有灵,一定要好好保佑着咱的宝贝孙子。。。。。。”田浩的真诚肺腑,让一直为其揪着心的奶奶,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兴奋不已的她,竟双手合十地举过头顶,流着泪水向空中祝祷。

    然,躲在里屋门后,一直偷偷倾听着祖孙二人对话的田佑栋,双手已紧紧捂住了嘴巴,两行浑浊的泪水,顺腮而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最近关注

友情链接